大学生被金腰带选手KO致死,新手为何与拳王对决?

  • 2019年12月29日 07:03
  •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 作者:足球即时比分-足彩比分-足球比分直播-比分网

小新或许至死都不知道,当日那场自由搏击比赛,他的对手并非教练所言的初级选手,...体育评论人杨添(笔名雷武龙tian)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王某然虽然号称两获金腰带,但...

大学生被金腰带选手KO致死,新手为何与拳王对决?

刚接触搏击、格斗一个多月的小新,被教练问到“愿不愿意打比赛”的时候,他很惊讶。但教练告诉他,“对手跟你一样,水平初级。你要是愿意,我带你去感受一下。”

他答应了。但比赛开始仅30多秒,他被对手的一个边腿踢中左腹,缓缓蹲下,旋即失去意识。对手没有继续攻击,裁判和医务人员很快上前,现场实施急救之后,小新被送到了医院。

次日,他转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ICU,始终昏迷,直到20天后去世。

小新或许至死都不知道,当日那场自由搏击比赛,他的对手并非教练所言的初级选手,而是两度在职业拳击赛中获得“金腰带”、在搏击圈内小有名气的“拳王”。

事发之后,不少圈内人士指出,在国内缺乏规范、没有监管的格斗、搏击赛事中,此类悲剧不是意外

意外

11月30日,林震(化名)陪同小新前往自由搏击比赛场地。他录下了小新从上场到倒地的全过程。

晚上10点左右,比赛开始,台上双方互相试探,小新也曾出腿攻击。但很快,场下观众都看得出来,小新被对手王某然“追着打”,只能避开,毫无招架之力。比赛开始30秒左右,王某然连踢两腿,后一次出腿踢中了小新左侧腹部。

视频的第36秒,小新明显受伤蹲下,王某然没有继续攻击,转头朝着观众席作出了胜利的手势。

林震赶紧关上手机前去查看。那时候已经倒在擂台上的小新,“就像溺水的人出不来气一样”,林震对红星新闻如是说。

急救、送医、转ICU……即便及时得到救治,小新的伤情还是一再恶化。抢救恢复心跳之后,腹腔开始出血,其表姐在求助的帖子中形容道,“你几乎流干了自己的血,靠着输血维持着微弱的生命,除了给你输血和打止血针,医生不敢对你做任何施救……”

12月20日上午,在ICU昏迷了20天的小新去世。对家人而言,这是飞来横祸。不管是父母、哥嫂还是朋友都难以置信,小新素来喜欢运动,体能素质或比多数人要好,为何会在一场非职业搏击赛中“不堪一击”?

不少媒体和网友质疑,小新是因为被匹配了职业性选手才遭此厄运——公开资料显示,王某然是某泰拳训练营的创始人,曾获得世界泰拳MFC金腰带旗下的shark拳场的金腰带、泰国曼谷泰皇杯泰拳联赛57公斤冠军。带王某然入行的搏击圈内人士杨毅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同年龄段里,王某然算是比较出色的职业拳手。

一个是拿过金腰带的“拳王”,一个是只学过一个多月、没有上过“擂台”、连业余选手都算不上的学生,为什么会成为一场比赛中的对手?

甩锅

面对亲朋的质疑,该赛事主办方成都野蛮怪兽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推荐小新参赛的教练吴某各执一词。

家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小新是在吴某的引导下参加的比赛。双方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小新报名参赛后,吴某经常嘱咐他加强体能训练。

小新出事后,吴某在微信中告诉小新的哥哥崔文(化名),他“特意给主办方说明,小新是一位练拳不久的学生”。吴某认为,既然他已经说明了小新的水平,主办方就应该匹配一个段位接近的选手。

言下之意,是主办方对选手的匹配失误。吴某告诉家属,自己并不知道王某然是拿过金腰带的职业选手,如果他知道一定会制止。因为小新仅仅跟着自己训练了5、6次,他对家属强调:“后面几次训练没有收费。”

目前,吴教练与主办方负责人、公司法人代表石某仍在警方接受调查,无法直接联系。但赛事主办方股东之一、监事王敬(化名)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曾质疑吴某谎报选手水平,以及谎报出场费——吴某告诉小新的是“无论输赢都有240出场费”,王敬则表示,如果拳手赢的话是1000元、输的话是700元左右。

由于拳手的水平涉及报酬,吴某是否因此谎报了小新的真实情况,目前警方还未公布调查结果。

杨毅果则对吴某所说的“不认识王某然”这句话表露怀疑。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王某然在成都的搏击圈内小有名气,圈子不大,吴某不可能不知。再说,其资料“随处可查”,辩称不认识是“完全不科学的”。

“再说,你作为教练带人去打比赛,总需要去了解对手的进攻方式、优点缺点,再对自己的拳手进行至少一个月的针对性训练吧?”杨毅果质疑道。

杨毅果还表示,警方已经排除了王某然存在故意伤人的主观动机。而在此类对抗性赛事中导致一方受伤乃至死亡,只要不存在犯规或者故意,另一方一般无需承担法律责任。这一说法也得到了不少法律界人士的肯定。

而此类存在一定危险性的体育赛事,几乎没有监管。红星新闻报道指出,成都市锦江区文化体育和旅游局工作人员表示,根据2014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这样的格斗赛不再需要审批。

或许是出于利益的隐瞒谎报,或许是缺乏规范的赛事在多个环节将层层问题滚成了雪崩。不管最终责任如何划分,小新终究是回不来了。

混乱“拳市”

12月25日,成都街道、商铺还沉浸在平安夜的祥和气氛,崔文的心情却格格不入。这天,他要带父母回巴中老家,一大早便启程赶车。待安顿完父母,他得立即折返成都,继续配合警方处理弟弟的身后事。

崔文觉得,弟弟出事至今,是他这辈子最无助和疲惫的一段时间。

被告知弟弟出事之后,崔文带着父母,从老家四川巴中市赶到了成都。老人看到浑身插着管子的小儿子,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崔文表示自己文化水平也不高,只能配合医院、警方,缴费、做笔录、走程序。

崔文和小新相差7岁。从崔文记事起,父母就在建筑工地上打工,工作辛苦,没时间照顾小幺,小新便由哥哥带大。兄弟俩感情很好,小新考上大学之后,崔文很高兴。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尽管自己收入不高,父母也已经年老,但是如果小新将来还能继续读研,他省吃俭用也要供弟弟念书。

“我想着,等他念完大学、念完研究生,父母晚年也有依靠了。一家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崔文想不通,这一切为什么就这么发生了,挨一脚,怎么就能导致这么严重的后果?

体育评论人杨添(笔名雷武龙tian)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王某然虽然号称两获金腰带,但由于泰国此类搏斗比赛名目繁多,含金量不见得很高。让小新倒下的那一脚,放在其他选手身上很难致命。“但是突然的一击,在一个没有经过较大强度训练、没有赛场经验的新手身上,就不好说了。”

而此次悲剧说到底,根源在于混乱的赛制与缺失的规范、管理。

如果说私人俱乐部举办的搏击比赛有什么规范的话,大概只有体重——只有同一量级体重的选手能同台。其余的匹配项,主要由主办方以及拳手各自的俱乐部来协调。

杨毅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国内大大小小的业余格斗、拳击赛事选手匹配混乱的问题不鲜见。拿涉事主办方“野蛮怪兽”而言,旗下2015年开业的搏击俱乐部“monster”曾是全国第一家每周都有比赛的俱乐部。一开始,“monster”接受所有人报名,“有自认为身体很好的健身教练两三分钟就被打趴下了,也有不出名的职业拳手隐瞒实力,太多了。”杨毅果说。

后来,俱乐部发现匹配混乱的情况,就改为跟拳手的教练或者俱乐部联系,不再接受拳手自行报名。也就是说,主办方俱乐部将匹配拳手的责任转移给了参赛方。但由于我国搏击训练、赛事未成主流,也没有建立起拳手的资料数据库,加上许多俱乐部为了维持曝光热度,比赛密集,“这个时候就顾不上匹配了。”

另一方面,杨添指出了我国业余拳赛的赛制问题——近10年来在我国大部分地区较盛行的搏击赛事类型,均以效仿泰国赛制为主。“我国没有泰国那样让孩子从小学习搏击、且不带护具打比赛的土壤,却要盲目照搬人家的比赛形式。明明是业余比赛,却用职业要求,选手连护具都不佩戴。”

实际上,泰国的拳赛也在向规范化靠拢。“大学生参加大学生联赛,必须带护具,打过大型职业赛的人,不允许参加学生联赛。”杨添认为,从当下的乱象来看,我们学泰国的赛制只将其中最野蛮粗暴的部分学了过来,俱乐部往往只重视吸睛、噱头

“要扭转这样的情况,应该多效仿日本、欧美的搏击赛制,严格严格区分职业赛事和业余赛事,并制定相应规则。否则,任由‘泰国模式’野蛮生长,不管对拳手个人还是行业本身都是伤害。”杨添说道。



(注:来源如注明,足球即时比分-足彩比分-足球比分直播-比分网,编辑:贤泽)
" 搏击体育新闻 " 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

极力推荐